天机神算|www.858045.com|118图库|www.85803.com|www.229652.com|澳门名都论坛六肖|662882.com|85813.com|澳门传真今晚四肖|626969澳门资料大全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662882.com >

重返没有景观设计师的村落景观——乡村该如何改造

发布日期:2021-09-15 20:03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天的文章从一个设计师角度讲述了如何从农民生产生活的视角去发现可供景观使用的空间与元素,并且在各方力量的协同互助下,以最小的人为设计呈现村落景观美的过程。

  西河村大湾自然村(以下简称西河村)位于河南省信阳市新县,地处大别山腹地。是我国知名的将军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常年以红色旅游作为旅游产业的主要方向,而其丰富的山水田园资源和传统文化丰厚的村落资源一直未得到很好的挖掘与保护。

  西河村距新县县城仅半小时车程,是县域范围内村落格局典型、山水环境优美、交通较为便利的村落之一。

  西河村以西河为界分为南北两个片区,北区是张氏先祖最早的选址安家之所,是西河老村的所在地。

  老村体现了典型的背山面水的选址特征——集中连片的传统建筑北靠狮子山、南面西河、东望绣球山,在狮子山脚下沿河分布,建筑与河道之间由一条宽约3-5m不等的老街串联起整个北区。

  南区与北区隔河相望,建筑并非均是风貌统一的传统建筑,但也体现了不同发展时期的建筑风格,因此在建筑方面,一河之隔的南北两岸产生了一种时代的对话。

  南区东侧有部分农田,在山与河之间自由分布,而大面积的农田在村落南侧,已经被一个外地来的农民全部承包去种起了花生。南北片区之间便是景观资源最为突出的西河了,其河道自然风光优美、河水清澈、岸线自由曲折,两岸古树繁茂,汀步坚实古朴。

  同时,西河村在村域范围内分布有3 座祠堂、一处齐天大圣庙、一处观音庙。这些丰富的历史遗存以及河道优越的自然环境,便利的交通条件使西河村成为“英雄梦·新县梦”项目最早启动的试点村。

  乡村景观是以大地为背景,以乡村聚落为核心,由经济景观、文化景观和自然景观构成的环境综合体。乡土景观又可以说是根据土地的自然条件、生产和生活成为一体的“农业生产景观”和“农业生活景观”的复合景观[1]。同时,作为传统村落的乡村,其地域特征和历史文化内涵又远高于一般的乡村。

  如果将传统村落中所有能够给人们带来审美愉悦的景象都称之为景观,我们尝试着概括一些传统村落景观的基本构成要素,比如山林、水体、农田、建筑、道路、场所、生产生活要素等。

  其中,山林包括村落周边的山林、村落风水林、房前屋后林、道路或河流沿线的林木、杂木等;

  建筑特指有特定聚落形态的建筑群体,包括祠堂、社、庙等传统公共建筑,有地域特色的传统民居,部分外观协调的新民居,以及有乡土特色的简易棚舍等;

  道路指巷道、田间小道、林间小径、跨河小桥、河上汀步等;场所则指村头或村中集会地、晾晒场、洗衣场所、河滩地、荒地等;

  生产生活要素根据各村的情况会有所差异,但较常见的一般有水车、水碓等水利农用具,石碾、石磨等家常农用具,晾晒用的台或架,房屋周边简易的瓜果架,房前闲坐的石凳等等。

  这些要素都有较强烈的地域性特征,能够体现出所在村落的自然美和人文美,具备这些要素的传统村落通常散发着乡土气息浓郁的亲和感、安逸感,体现出传统村落特有的景观美。

  通过对比分析西河村的现有资源,其村域范围内几乎涵盖了全部的传统村落景观构成要素,这是一个让设计师非常兴奋的结果。同时也面对这样一个问题:这些村落景观中的“景观”并非由设计师或村民刻意设计营造的,它们只是一种乡村的生产生活环境,是村民们为满足自身生存需要,在选择自然、改造自然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引入常见却本不属于传统村落的景观元素是不适宜的,有意去打造明显的景观节点的做法也是行不通的。

  拥有十几年乡村建设经验的画家孙君先生提出过一个“把乡村建设的更像乡村”的理念,这一理念给了设计师很大的启发,如果能够在景观建设中打破常规,只是再现劳动人民通过有意识的生产生活,无意识的景观营造创造出来的村落美,把乡村景观建设得更像乡村,也将成为可能。

  西河景观设计的定位挖掘并还原传统村落自身的景观美,弱化景观设计师的主观意志,从农民生产生活的视角去发现可供景观使用的空间与元素,以最小的人为设计,引导人们发现并享受传统村落的景观美。

  西河村的建设尝试了一种很独特的建设模式,这种模式至今仍然在我们的其他项目中被反复实践——全方位的协同共建模式。

  这个项目有一个完整的地方力量支持,他们分别是:新县县长亲自任西河村荣誉村长,全程督促西河村建设;新县人民政府特设文化改革办公室,统筹包括西河村在内的“英雄梦新县梦”总体项目推进;乡、村一级领导干部全时待命服务设计团队、沟通村民关系;村内成立西河村民合作社,表达村民意愿,参与工程建设。这样统一的地方力量是极为少见的。

  项目在统筹层面解决的第一个问题是不同专业及参与主体之间的分工,而这种分工都充分考虑到相关专业在景观营造中可发挥的专业优势。

  由西河村民合作社承担农田、山林为主要对象的农林产业发展规划及农业景观的营造;规划师负责整村规划及项目实施过程中的统筹协调工作;建筑师负责试点、重点建筑的改造以及将对村落景观风貌影响直接的沿街立面整治;景观设计师具体承接河道景观和老街的街道景观的规划设计,并配合其他专业领域进行景观改造;各级政府机构配合项目的资金保障、政策支持、项目监管。

  这样的合作模式确保了地方力量与设计力量的及时沟通与交流,打破了景观在规划之后介入的被动局面,让很多原本难以由景观师独立解决的难题在西河村迎刃而解。

  西河村的村民合作社在整个项目建设的过程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可以说他们是村民表达意愿的代表,也是设计师向村民传达设计思想的窗口,同时又是冲在项目施工最前线的战士。

  在西河村建设初期,村民合作社一方面开展村域范围内的卫生整治工作,以及在农林产业方面做了多种尝试,另一方面鼓励村民以山场、田地入股的方式回收了大面积的山林与农田归合作社集体所有,发展观光农业。

  2014 年春季,在村落重要的风水山——绣球山上遍植了杜鹃花,而后在进村的大面积农田中广植了观赏向日葵,今年又改种为油菜花与水稻套种,每年都有新的田园景观。

  合作社在建设初期的另一个重要的贡献是拆除工程。与很多传统村落一样,西河村也有一些严重影响景观的违章建筑以及已经残破到无法再利用的杂房、灰铺等需要拆除。

  最典型的是张氏焕公祠东南方向的出挑于西河村的风水石——狮爪岩之上的二层红砖建筑,直接阻挡了从西河桥看向祠堂以及沿河古树的景观视线,遮盖了奇石的主要观赏面,其建筑外观也与传统风貌极不协调。这样的建筑也在村委领导、村民合作社的反复沟通协调下顺利拆除。

  在一定程度上说,村落景观的营造,就是把不和谐的、丑陋的“景物”去掉,让美景显露,这一点是在村民合作社的协助下才得以实现。在西河村建设的中期,村民合租社直接承担了观赏步道、河道、街巷景观修复及建筑改造等多项工程的施工,充分发挥了村民作为建设主体的重要作用。

  规划的总体原则是在最大限度保护西河村传统资源的前提下,适度的发展农业、手工业和旅游业,以产业发展带动村落保护,实现村落遗产保护的全社会共担[2]。规划与景观的直接配合主要体现在村落外围的空间利用规划上,完成了服务于村民及旅游发展的3条山林景观步道的建设。

  狮子山祭祖步道:西河村老村依靠的狮子山,是村中重要的风水山,其北坡有集中连片的竹林,竹下散布有历代张氏先祖的墓穴,因其特殊的风水意义,规划仅在原有土路的基础上进行修整,保持原有山中小径的尺度,铺以沙土和碎石,只便于村民祭拜使用。

  毛竹山观光步道:西河村东侧的山体遍生毛竹,翻山穿林可达西河村的另一个自然村——鲶鱼潭,山中原有一条简易的土路,沿路可经过田野、穿越竹林,而后沿东河涉水而上,观瀑布,赏荷塘。这样风景优美的山路却因为外围公路的启用,遭到废弃,规划将其重新启用,铺以自然的块石,成为了一条登山游赏步道。

  大圣庙朝圣步道:与狮子山相连的西侧山脉遍布杂木和板栗,春末雪白的板栗花点缀山间,本身已是一景,山中又有当地有名的齐天大圣庙,逢年过节香火鼎盛。山中有一条通往大圣庙的简易山路,但道路狭窄,杂草蔓延,因为考虑到这条道路的使用需求较大,又结合了村民的强烈意愿,规划对此步道稍有拓宽,便于旅游观光与村民朝拜使用。

  沿街与沿河立面是对西河村整体景观风貌影响最大的要素之一。景观设计师通常只能在现有的建筑条件下做周边的环境整治,对于景观风貌不佳的建筑本身难于干预。但在西河项目中,景观设计师可以协同规划师向建筑师提出想法和要求,并配合其进行环境设计。西河项目中前期的建筑的改造主要集中在南岸粮仓及北岸民居试点上。

  西河南岸的中心位置分布有一组民国时期的粮仓,当时已经基本闲置。其北部沿河的一侧景观效果较差,整体观感封闭、沉重;主要影响因素有3 点:

  三、紧贴南堤七开间超长尺度的红砖房。这一组建筑让原本3m 高的南堤更显示出尺度过于高大的压迫感,杂乱而危险的距离感,由北岸南望的视线拥堵感。

  这组建筑改造设计将粮仓改造为西河粮油博物馆及村民活动中心,南堤一侧是村民活动中心的部分。

  改造后的粮仓南立面打开多扇落地大窗,削弱了大体量的厚重感,同时由竹子装饰的外立面,增加了乡土元素运用后的亲切感;原本堆叠的高危院墙被拆除,只保留低矮的墙基做为安全防护;梳理窄院内的杂木仅保留其中姿态优美的树木作为配景;七开间的红砖房改为餐厅,拆除西侧的两开间的房屋改为室外庭院。

  在这一组建筑的改造中,景观师与建筑师始终保持着沟通与交流,景观师有机会对庭院、植物等方面给予一定的建议,当建筑师完成自己的建筑设计作品,景观设计师也如愿获得了西河南岸良好的视觉背景。

  西河北岸的3个沿街试点民居的改造工程,这3个试点本身并不存在景观风貌不协调的问题,改造多是对建筑结构的修复和室内功能的提升。

  但是试点的直接影响,是让村民看到了老房子可以被再利用的希望,加深了对设计团队的信任,也理解了景观风貌整治的意义。随后西河村民合作社自发改造了一栋紧临祠堂的风貌不协调建筑,为街道景观创造了更好的建筑背景。

  这些由建筑师主持的设计,因为有了多专业协同共建的模式,直接或间接完成了景观设计师自身无法完成的景观营造,让建筑美也成为西河村景观的一部分。

  西河对于西河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其河道景观也是西河最为突出的景观要素。但是长久以来村民并未把它视作景观看待,西河对于村民们最直接的意义是生活用水、农业灌溉用水的主要来源,同时也是阻断聚落与耕田之间的障碍,并且存在一定的山洪隐患。

  相应的,村民为了生产和生活的需要,也做过一些改造,比如:沿河筑堤、上下游修坝、架桥、引渠灌溉等。这些是设计师可以观察得出的;通过对村民的调查与访谈,我们得知大概在三四十年前,村民与河的互动关系是非常紧密的,农妇在河里洗衣洗菜,农夫放些水鸭,儿童赶着水牛在河滩玩耍,但这样的场景在今天已很少见到。

  设计师发现,其实村民口中描述的那副天然图画,就是最自然的村落景观——美景和享受美景的人们。所以设计师决定不在规划设计中赋予河道过多的功能负担,而是用最简单的手段,找回人与河的亲切关系。

  从景观特征的角度,西河在流经西河村的部分大致可以分为3 个明显的区段。河道景观粗野原始的上游段,沟通村落南北两处集中建成区的中游段,以及西河由东西向急转为南北向而形成的下游河湾段。这3段的风格特征可分别概括为野趣、活力、宁静。由此将西河村的河道景观分为3区进行针对性的设计。

  第一,上游原生态景观区。这一区域基本保持了河道的原始状态,两岸均是农田和远山,远景视野开阔,河道内乱石和水生植物自由的组合,野趣十足。规划设计放弃了对河道本身的改造,保持河道内部自然粗野的原始状态,仅对上游的堰坝进行加固处理,同时,将建设重点放在滨河小径的建设上。

  南北两岸各有一条小径由堰坝的坝顶路连通,南岸穿过农田通往村级公路,北岸可沿河一直通向村外,途中可转向齐天大圣庙朝圣步道。南岸分布有大面积的农田,考虑到村民去往田间耕作的便捷性,设计在原堤顶路的尺度上略有加宽;北岸小径则完全延续了原有的路宽,保持其乡土气息。

  两条小径的修建,可引导人们在水边漫步,再由水边走向田间,或者拾级而上登山入林。这里原本就是村民通往自家田地的捷径,如今,小径之上既可以看到情侣们牵手漫步,又能看到村民在日落时耕锄归来。

  第二,中段亲水活力区。中段位于西河村上游,两岸古树繁茂,夏季绿柳成荫,河道内有早年形成的跨河汀步和杂草中隐约可见的沿河小道,结合曲折变化的河滩天然形成了休闲纳凉的亲水空间,是河道景观中最重点打造的区域,这个区域的设计目标是重塑人与河的互动关系,使之成为西河最重要的活力空间,设计中具体做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处理:

  河道整治前内部沿堤两侧多处堆放了陈年的垃圾,河滩上杂木、杂草丛生,河底多个片区有淤泥堆积。这个区域最需要的第一个“设计”是清洁,由村民合作社具体组织实施,因为设计师不能保证全时驻场,所以研发了一套专门给村民看的“施工图”——在实景照片上画区域、画圈,用以说明清淤范围,以及清理垃圾、移除杂木的位置。

  清洁之后,河道还原了它自然的本来面目,河道内的一块“乌龟石”也被显露出来,自成一景。设计师又用同样的方法引导村民修整了河滩的岸线,经过了这样一系列的劳动工程,河道中段已经呈现出干净优美的自然景观。

  一是北岸多级平台的打造,北岸现有的一组延伸向河道内的晒谷台,在其基础上增设底层亲水平台,形成阶梯状的三级平台,以增加在不同的高程点上河道观赏视点;另一处为西河南岸河滩上的亲水平台,位于村民活动中心正下方,此处河道内有10 棵姿态优美、冠大荫浓的枫杨树,夏季最宜在树下休闲纳凉,但树根在河水的冲刷下根系裸露严重。

  设计的主要工作是为树根覆土,并以卵石混合草籽铺面,加固根系的同时铺设出一处简易的树下平台。又在平台上放置了几块可以做为石桌石凳的块石,这里后来成了夏季村民和游客们最喜欢的地方,坐在树下的大石头上听水声,成了人们的一大享受。

  (3)在交通上,设计恢复了由西河桥北桥头走向河滩的滨水小径,在原有小径的基础上适当调整曲线,更显自然优美。

  修复后的小径经由河滩,与相临的一处汀步(现状只能连接北岸)连接,与上游汀步组成两条横向的步行系统。同时在西河粮油博物馆餐厅处,沿河堤新增了块石汀步,与上游及新修复的小径相接,形成了河道内部东西向的步行道路,而后又增加了由北岸河堤到达狮爪岩的下行台阶,及南岸村民活动中心室外平台进入河滩的下行台阶,最终形成了一个相对完善的河道内部步行系统。

  第三,下游静水景观区。这一河段位于西河桥下游及雁湾堰之间,在此处西河由东西向急转为南北向,河水冲刷堤岸形成一片宽阔的河湾,西河村大湾自然村也是因此得名。河湾处因下游拦水坝的截流呈现出了与中段截然不同的静水水域,河道内水生植物丰富,两岸却植被稀少,可临河欣赏河湾、远眺对岸稻田。

  设计中也不对这一部分作重点整治,与上游原生态景观区类似,以两岸观景为主,但是相比上游原生态景观区的“野”,这一段更突出“静”。主要的处理方式仍然是修建了两岸的步道,同时与县水利局配合重修了下游的拦水坝,又由“英雄梦新县梦”总规划师孙君先生设计建造了一座水边的景观亭。这一区域内对河道稍有调整,主要是清淤及调整河滩形态。

  此前由于泥沙淤积,河滩已经覆盖了河道宽度的一半有余,不利于河流的畅通。据村民回忆,这里原来有两个小岛,两岛之间尚可通行小船。于是,设计方案被确定为再现河滩30 年前的形态,还原村民回忆中的河滩。清淤工程完成后,两岛之间露出了另一处相较于狮爪岩体量较小的河石,增加了一这段河湾景观的观赏性。

  景观设计的另一个重点区域是西河老街。老街东起于西河桥北,西至一口废弃的水塘,全长约300m。村内最主要的传统建筑都分布在这条老街上,包括3 座祠堂、早年间的地主老宅、其他有代表性的土木结构和砖木结构的传统民居。老街南侧即为西河,所以,老街是西河村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的交汇处,也是最具潜力的景观走廊。街道景观的设计重点在于突出西河村的人文景观。

  建筑整治:在老街景观工程开始之前,建筑师已经与村民合作社共同完成了大部分不协调建筑的风貌整治与拆除工作,呈现出一个古朴和谐的建筑群体景观。

  老街路面修复:改造前的老街仍然保持着传统的块石路面,石材虽未经打磨,表面却都相对平整,但因年久失修,路面已损毁严重,有多处土地裸露。

  本次修复工程采用了一种最原始的操作方式——抛弃专业的施工图纸,直接由设计师现场放线确定路面边界,预留出房前及靠河一侧未来可能用作绿化或菜地的空间,而后由村里早年参与过路面铺设的老村民、合作社、设计师共同商定出铺设方案,经现场反复实验之后再开始全面铺设。完成后的新路面保持了老街原有的风貌,路面修复的同时完成了老街上电力电信、给排水管线的各类管网入地。

  明渠与水塘:除了西河最具吸引力的河道景观,西河老街上的明渠和水塘也在项目初期就引起了设计师的注意,这条多处坍塌、堵塞,已被废弃的明渠,曾是西河村下游重要的农用灌溉渠,也是老街主要的排水渠,而老街最西头那口干涸的大水塘,也是早年一处重要的生活用水和消防用水的储备水源。他们都是乡村生产生活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乡村景观的主要元素之一,却在自来水普及之后被遗弃了。

  景观改造中将两者全部重新启用,并且在明渠经过水塘的一段新增了两处闸口,保证水塘水体的定期交换,避免其成为一潭死水。明渠的渠底、渠壁,水塘的底部和塘壁均用西河以及邻近河道内的河卵石砌筑,既能减少明渠和水塘的底部渗水,又保持了传统村落的景观风貌,还省下了很大的一笔材料费用。施工同样是由村民合作社实施,设计师参与标准段的实验后正式承担,在这样反复的现场工作中,设计团队也与西河村民建议了深厚的友谊。

  绿化与设施:西河村的整村建设项目是一个持续的过程,至今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街道绿化及设施的详细方案尚在设计中,计划于明年开始实施。

  未来老街的预留部分会种有当地的野花,设置可以休憩纳凉的瓜棚架,晾晒板栗或其他山中特产的晾晒架,也会加入可以让人们参与互动的石磨、石碾等农用设施,再现村庄生动的生活场景,街边保留的柴房、牲畜房舍也将会赋予其新的景观功能和实用功能。西河村的景观建设仍然是一个长期的、未尽的事业。

  一个常规的景观设计基本上止于施工图、或者结束于施工完成,工程验收后人们如何使用它,设计师是不可控的。西河村项目的特殊之处在于显示了村落发展和景观建设与维护之间是可以相互推动的,设计师也可以持续的跟进建设,助推发展。

  在已经进行了两年多的建设中,景观工程的一期工程基本上在第1年内完工。之后的西河村在旅游业上迅速发展,尤其是在国庆黄金周和五一期间得到了游客的普遍认可。

  这期间村民在西河粮油博物馆与村民活动中心里办过无烟婚礼、进行过大别山干部学院培训,组织过文艺演出,有失联多年的老知青在西河桥上重逢,还有画家、摄影师前来创作,今年又刚刚开起了咖啡馆,做起了田野中的帐篷酒店

  这些发展与景观有关系吗?当然有,当有越来越多的人前来欣赏、体验西河村的美景,村民自身对村庄的认同感、归属感就会加强,也会更加自发的维护已有的景观建设成果,并且开始主动向设计师提出后期景观建议的想法。于是我们从最初的向村民学习做村落景观设计,转变成村民自发的教我们做设计,这种村落发展对景观建设的助推效应,只有在一定的建设周期之后才可能遇见,也是我们在实践中的重要收获。

  另一个重要的收获是出现了一种设计之外的村落动态景观——鲜活有趣的“景观人”和“景观动物”。自从有了村民合作社,启动了西河村的建设活动,越来越多外出务工的村民开始回归,留守在村里的村民们也找到了新的生活动力——建设自己的家乡。两年前的老街上只能偶尔见到几位神情暗淡的老人,如今村里人兴旺了很多。那些村民脸上的笑容,耕田归来时的身影,孩子在水边嬉闹的场景,还有街上散步的大白鹅、河里畅游的鸭子这些动态的景观并非任何一个设计师可以设计出来的,却是村落景观里最美的风景。

  通过西河村传统村落的景观建设实践,让景观设计师认识到村落景观营造的复杂性,并非在于工程技术本身,而是源于影响传统村落景观的构成元素涉及面广、影响力直接,且改造整治难度大,需要多专业的协同配合,同时需要在规划设计中最大限度的加深村民主体对村落景观的理解,发挥村民在景观建设中的重要作用,从而,重返没有景观设计师的村落景观。


Power by DedeCms